2012年4月27日 14:27:18 星期五

大庆石油管理局化工集团--甲醇分公司“2·20”重大事故调查

编辑者:68436726 浏览:2824 次 发布:2012/6/17 22:45:57
违规,还是因为违规

大庆石油管理局化工集团    甲醇分公司“2·20”重大事故调查

    2006年2月20日10时20分左右,大庆石油管理局建设集团化建公司所属球罐公司在大庆石油管理局化工集团甲醇分公司合成氨装置火炬系统阻火器水封罐检修过程中,发生氮气窒息事故,当场死亡3人。由黑龙江省安监局、省总工会,大庆市安监局、市总工会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经过现场勘察、技术鉴定、询问有关当事人,查清了事故原因并做出了责任认定。从联合调查组今年3月1日提交的报告中了解到,“2·20”重大责任事故发生的原因系当事人各项违规行为所致。

不经意就出事了

 2006年2月20日10时20分,球罐公司的4名工作人员,在甲醇公司合成氨装置火炬系统检查蒸汽伴热系统的冻坏情况。当查看卧式阻火器水封罐蒸汽伴热管线时,发现罐池内积存约500mm深的水,又查看卧式阻火器水封罐内是否有损坏泄漏(合成氨装置已于2006年1月2日全线停车抢修,并用氮气对全装置保护,再未投入生产)。当拆卸开入孔盖之后,球罐公司项目经理余建奎即下入罐中查看,晕倒在罐内,在入孔处的技术员赵鹏占发现后,也下到罐内,同样晕倒在罐内。此时在罐上的经理马福明大喊快救人,球罐公司小车司机递来绳子,马福明拿起绳子又进入罐内,也晕倒在罐内。电焊工史兆杰见状立即跳下罐,跑去找人,在化建工程处人员及120救护车和119消防人员的救护人,将3人救出罐外,经医生确认,3人均已经死亡。经公安部门认定为氮气窒息死亡。

 

都是违章造成的

    事故调查组确认这是一起在检修过程中发生的重大安全生产责任事故。

    从球罐公司方面分析事故原因。球罐公司余建奎、赵鹏占和马福明是在末采取有效防护措施的情况下相继进入存在高浓度氮气阻火器水封罐内的,立即引起氮气窒息,并迅速昏迷导致死亡。

    从甲醇公司方面分析事故原因。一是合成氨车间作为事故发生火炬系统的直接管理部门,又作为危险化学品的生产、使用车间,管理人员未按规定在危险危害部位设置明显标识,对火炬系统区域失控漏管,火炬系统区大门没有上锁,外来人员可随意进入危险装置区域;对进入厂区内的外来人员安全管理不严,发现有人进入装置区作业,既没有向领导汇报,也没有进行认真审查核实,造成外来施工人员进厂作业无人监管。二是甲醇公司作为合成氨车间的上级管理部门,对外来人员进入厂区审查把关不严,对合成氨车间监督检查不严,造成基层单位有章不循,有令不行。

从化建公司方面分析事故原因。一是化建公司所属球罐公司在进入阻火器水封罐内进行检修作业前,未办理有限空间作业票,未作有毒有害气体采样分析,也没有采取有效的防护措施,盲目进入罐内,导致事故发生。二是作为球罐公司的主管部门,对施工作业现场管理不够,对基层单位执行操作规程和规章制度不到位的问题,督促检查不力,造成基层管理人员和施工作业人员缺乏自我保护意识、安全防范意识差。

吸取教训更重要

    根据事故调查组的建议,大庆石油管理局对化工集团和化建集团在全局通报批评,并分别对“2·20”事故负有责任的合成氨车间副主任杨兴武,刘江庆给予行政撤职处分,合成氨车间主任王晓峰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甲醇公司副厂长张树华给予行政警告处分,甲醇分公司副厂长张学勇给予行政记过处分,甲醇分公司厂长王会强给予行政记过处分,责成化工集团总经理王海云在全局安全大会上做检查。

   鉴于化建公司所属球罐公司项目经理余建奎、技术员赵鹏占、球罐公司经理马福明已在事故中死亡,免于追究责任。化建公司经理助理姚国忠给予行政记过处分,责成建设集团总经理孙英波在全局安全大会上做检查。同时,黑龙江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依据有关法律法规对上述事故单位进行罚款。

    事故调查组认为,更为重要的是要深刻地吸取“2·20”重大安全生产责任事故的教训。

    第一,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要切实贯彻落实《安全生产法》和《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严格按照《安全生产法》有关要求,在危险危害部位设置明显的警示标识,防止外来人员受到伤害。要认真查找在危险化学品生产、储存、使用过程中的不安全因素、消除盲区,堵塞漏洞。

    第二、化工建设企业应当加大对现场作业人员的安全管理,以反“三违”为重点,加大对涉及化工装置建设及检维修施工作业的检查力度,加强现场检维修作业劳动组织管理,强化现场安全管理,严格落实检维修各项规章制度。对于“三违”行为,要坚持“四不放过”的原则,加大处置力度。

    第三、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要按照《安全生产法》等有关规定,在生产作业前,涉及甲乙双方的,要签订劳务合同,明确双方责任、权利和义务。特别是在涉及检维修施工等作业时,要签订具体项目的安全生产合同,明确双方的安全管理责任。

 

气瓶爆炸后的思考

 

2006年5月30日下午3时许,在浙江省义乌市的凌云立交桥(在建工程)下面一只氧气瓶在从运输车上往下卸货时突然发生爆炸,卸车人(也是司机)当场被炸死,所幸当时附近无人,没有引起更大的灾难。

由于当时车上还有其他气瓶,加上事发当地有关部门的表态又含糊其词,所以有关造成本次事故原因的传说“版本”很多,有的说爆炸是由一只乙炔瓶引起,又有的说是因为“野蛮”装卸引起,但却一直未见真实报道。7月份,我们见到了浙江省质量技术监督局文件、浙质特发【2006】194号《关于近期我省几起气瓶爆炸事故情况的通报》(通报日2006年6月8日),《通报》第4条写道:

“2006年5月30日下午15时,义乌市凌云立交桥工地,冯某在工地卸氧气瓶过程中氧气瓶发生碰撞引发爆炸,冯某当场死亡。

……

经初步分析,发生上述几起事故的原因主要为:充装环节管理不严,氧气瓶内留有油脂或其他易燃易爆物质,在一定条件下与氧气发生化学反应导致爆炸”。

联想到今年沈阳、珠海、佛山、湖南、贵州黔南、河南巩义、上海、江西、浙江、云南、宁夏、重庆等地都有气瓶爆炸造成人员伤亡、财产损失的报道,真是人心惶惶。由于多数事故报道都是由非专业人士撰写,故爆炸原因根本没说清楚。当然,也不排除有些是为了推卸责任而故电把事故原因“扭曲”了的。

对于从事气体生产与销售的我们来说,最想了解的是事故的“真相”,通过对每起事故的剖析,总结出经验教训,并引以为鉴。为此,在中国工业气体工业协会焊割气委员会秘书处的召集下,我委员会专家组浙江委员一行4人,于今年6月20日到达浙江省义乌市,对5月30日下午15时发生在该市凌云立交桥工地上的气瓶爆炸事故进行了调查。因涉及到一些企业和个人的利益,我们没有去找当地有关职能部门和气体充装单位,而是走访了遇难者家属、事故发生现场及一些知情人。其事故发生情况如下:

遇难者冯××,男,29岁,从2003年开始从事气瓶运输及气体销售工作,运输车辆是一台福田0.8吨的皮卡小货车,车厢高0.8m(距地面)。车辆有危险品运输资格证,冯××本人有危化品押运员证。

冯××自2003年开始,一直从义乌市的××气体制造公司拿气体产品零售,气瓶产权属义乌市××气体制造公司。义乌市××气体制造公司有多种气体产品,其中包括氧气、乙炔、二氧化碳等。

5月30日早晨(当天阴天),冯××从该气体公司提出氧气20瓶、乙炔4瓶、二氧化碳3瓶,沿路销售(装卸);到凌云立交桥下面时,已是当日下午3时许,当时车上有已收回两个空乙炔瓶、两个空二氧化碳。冯××就在给该工地卸氧气瓶时,爆炸突然发生、尽管当时没有直接的目击者,但可以确定,爆炸发生在车厢上,冯××当场被炸得血肉横飞,只剩下一条胳膊、一只脚、一片后脑壳,惨不忍赌!汽车停放在左、右立交桥体下方,有多处被气瓶碎片打击的伤痕;有一气瓶碎片(约十余斤)飞出约160m远后,砸坏了一个变压器的油箱,并弹起后又砸坏了一工棚墙上面薄铁板(约2.5m高),其威力之大令大吃惊!

爆炸的是一氧气瓶,爆炸中,一碎片击中一只倒在车边的乙炔瓶,导致乙炔瓶的底部被炸开。该车停在黄泥土路上,地上没有其他坚硬物质(包括石头)

爆炸的气瓶碎片,已被当地有关部门取走,我们没有见到,其实,根据爆炸碎片残留的痕迹,就可以判断出是物理爆炸还是化学爆炸。尽管我们未曾见到残片,但我们认为这起事故应该是物理爆炸。下面是我们对事故原因的分析,供参考。

一、化学爆炸

一般来说,化学爆炸可分三类:

1、简单分解爆炸。引起简单分解爆炸的物品在爆炸时并不一定发生燃烧反应,爆炸所需要的热量是由爆炸物质本身分解时产生的。这一类爆炸物品有:叠氮铝、乙炔银、乙炔铜、磺化氮、氯化氮等,这类物品是非常危险的。但在整个氧气充装或使用过程中,没有与这些物质直接接触的机会。

2、复杂的分解爆炸。这类爆炸性物品的危险性较简单分解爆炸物品低,所有炸药都属此类。这类物品爆炸时伴有燃烧现象。各种氮及氯的氧化物、苦味酸等都属这一类。显然,氧气瓶内也不会混入此类物质。

3、爆炸性混合物爆炸。所有可燃气体、蒸气及粉尘与空气混合物的爆炸均属此类。但是这类物品爆炸需要一定的条件,如爆炸性物品的含量、氧气含量及激发能源等。

下面,介绍一些我们常见的气体的自燃点:

表1   常见气体的自燃点






































































化合物

分子式

自燃点℃

 

化合物

分子式

自燃点℃

空气中

氧气中

空气中

氧气中


H2

572

560

乙烯

C2H4

490

485

一氧化碳

CO

609

588

丙烯

C3H6

458


甲烷

CH4

632

556

乙炔

C2H2

305

296

乙烷

C2h6

472



C6H6

580

566

丙烷

C3H8

493

468

甲醇

CH4O

470

461

丁烷

C4H10

408

408

乙醇

C2H6O

392


在氧气瓶中,最容易混入的是金属焊、割操作过程中的某些可燃气体,诸如氢、甲烷(天然气主要成份)、丙烷(石油液化气主要成分)、丙烯、乙炔等,但即使是(因焊割工具类原因)倒入,其量也不会太多;而且在一般情况下,若氧气瓶内混入了可燃气体,最可能的爆炸时机应该是充装氧气的时候,且都是充装单位操作工人未按充装操作程序作业。因为,充装过程中若用高压氧充入气瓶,会产生高流速,并产生摩擦热能或静电(激发爆炸能源),这是许多氧气充装单位在充装时发生气瓶爆炸的主要原因之一。其实,即使氧气瓶内混入可燃气体,但由于其混入量超出了其爆炸范围(即通称爆炸极限),也不会发生爆炸。

下表是一些可燃物质的爆炸极限与性质。

表2  一些可燃物质的爆炸极限与性质





























































































物质名称

分子式

爆炸极限%

可燃物在空气中完全燃烧时理论浓度,%

爆炸下限与可燃物%之比(3栏与5栏之比)

爆炸上限与可燃物%之比(4栏与5栏之比)

最低

最高

1

2

3

4

5

6

7

甲烷

CH4

5.00

15.00

9.45

0.53

0.58

乙烷

C2H6

3.22

12.45

5.64

0.57

2.21

丙烷

C3H8

2.37

9.50

4.02

0.59

2.36

丁烷

C4H10

1.86

8.41

3.12

0.60

2.70

乙烯

C2H4

2.75

28.60

6.52

0.42

4.39

丙烯

C3H6

2.00

11.10

4.44

0.45

2.50

丁烯

C2H2

2.50

80.00

7.72

0.32

10.36

甲醇

CH3OH

6.72

39.50

12.24

0.55

2.98

乙醇

C2H5OH

3.28

18.95

6.52

0.50

2.91

假设该气瓶内存有爆炸极限内的可燃气体,但发生爆炸还需有激发能源,而对于处在封闭状态下(外面条件是常温)的气瓶来说,也是相对安全的,而且,其自燃点又相对较高,在正常条件下,是极难达到爆炸条件的。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该气瓶属物理爆炸。

二、物理爆炸

通常认为,由于物质的状态和压力产生突变而引起的爆炸是物理爆炸。它是由于容器内部物质的压力超过容器可承受的强度,内部物质急剧冲击而引起的。物理爆炸前后,物质的性质及化学组成并设有改变。

引起物理爆炸的原因主要有几个方面:

1、超压充装

目前所使用的氧气充装压力,国标GB14194—1993《永久气体气瓶充装规定》第5.5条中明确规定,用国产气瓶充装氧气时充装压力(表压)不得超过下表规定。

表3   国产气瓶充装氧气时充装温度与最高充装压力关系





































气体

名称

充装温度(℃)

15MPa公称工作压力气瓶最高充装压力(MPa)

20MPa公称工作压力气瓶最高充装压力(MPa)



5

14.0

18.2

10

14.3

18.7

15

14.7

19.2

20

15.1

19.8

25

15.4

20.3

30

15.8

20.8

35

16.1

21.3

在GB/T3863—1995《工业用氧》标准第6 .3条规定,除非另有规定,工业用氧的气瓶充装压力在20℃时不得低于15MPa±0.5MPa。

两个标准的规定看起来似乎有些不一样,但其实它们是相辅相成的:GB14194规定的充装的上限(压力),GB/T3863规定的充装下限;前者从安全角度出发,后者从经济角度、质量要求考虑。而我们所用的气瓶,按GB5099-1994《钢质无缝气瓶》标准第4.3要求,常用瓶装气体的工称压力和充装系数见表4。

表4   常用瓶装气体公称工作压力及充装系数































气体类别

气体名称

化学式

公称工作压力

充装系数(kg/L)

永久气体

氧、氮、氢或其他

O2N2H2

30  20  15

 

高压液化气体

二氧化碳

CO2

20   15

0.74  0.60

氧化亚氮

N2O

15   12.5

0.62  0.52

乙烷

C2H6(CH3CH3

20  15  12.5

0.37  0.34  0.31

而气瓶的水压试验压力应为“公称工作压力的1.5倍(见《气瓶安全监察规程》第二项第八条)。按正常气瓶管理和充装规则,应该是很安全的。那么。是否充装单位有超压充装的可能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从经济角度来看,超压安装对充装单位来说没有任何好处,超压充装就等于多付出、少收入、经济头脑的人没有一个会这么去做。而且,我们也作了调查,当地充装单位所提供的氧气压力均在12~13MPa范围内(包括同批次其他气瓶),绝不会超压安装”。

从技术角度讲,若充装单位具有低温充装的条件,即充装环境温度在5℃左右,而充装完毕到当时30~35℃外界气温条件,其充装的工作压力(12~13MPa)在气瓶内气体温度升高到与室外同温,压力也不会超过15MPa,而且,这个充装单位还没有这样的低温充装条件。

从设备条件讲(小型空分设备),一般的氧压机最高工作压力是15MPa,如果超过该最高工作压力,氧压机本身也承受不了,充装系统安全阀也会起跳、泄压,以防止设备超压充装。

综上所述,超压充装是不可能的。

2、受外界其他因素引起的超高压

如果在南方的高温季节,氧气瓶在露天受阳光直晒,其温度会上升,压力也会增高,但也不会超过17MPa(按充装12~13MPa工作压力计),更不会超过气瓶的水压试验压力而且气瓶本身装有安全阀,在瓶咀后面有一个限压安全片,其工作压力是公称工压力的1.2~1.5倍(见国标GB10877《氧气瓶阀》第4.3.7),这些都能在气瓶受外界各种因素干扰或刺激时保证气瓶的安全使用。

需要指出的是,爆炸事故发生当天义乌全天是阴天,该气瓶是从早上出库到下午爆炸,在这段时间内气温没有超过30℃,气瓶也一直在车上放着,更没有受其他的热影响。所以,受外界其他因素引起的超高压也可以排除。

3、容器本身不能承受正常的公称工作压力

在排除了以上原因引起气体超压的可能后,剩下的就是容器本身不能承受正常的公称工作压力问题。为此,我们特做了以下调查:

据了解,该气体公司虽然是个从事空分气体生产多年的厂家,但是管理仍然很不规范,对国家有关规定、标准法规等基本采取漠视态度,其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早已超期,但至今没去补办,等于是无证经营。而最为让人痛心的是,他们唯利是图,竞到浙南的一个地下黑市场购买来路不明的旧气瓶。来弥补自己的气瓶不足。

据我们了解,这个气瓶地下黑市场“货源”十分丰富,各种气瓶都有,但唯独不附产品合格证,而且十有八九是超期(检验期)气瓶,有些超期还很长(二十年以上),且均无检验标记。有些钢瓶连充装气体名称或化学分子式钢印都看不清了,且不管是充永久气体还是液态气体的,只要外观一样,都当一种产品卖,任“顾客”挑选。当然价格优惠是最大的卖点,基本是新瓶一半价。可想而知,这样的气瓶怎能保证充装和使用的安全!我们呼吁有关部门,尽快取缔该气瓶地下销售市场!

我们在调查中(在义乌市凌云立交桥工地上)就发现了两只这样的、超期很久(钢印都模糊不清)且看不清是充装哪类气体(或液态气体)的气瓶(由该气体公司充装,里边充装的是氧气),而这些气瓶的产权(包括爆炸的那个)都属该气体公司。据知情人反映,这次爆炸的气瓶就是从浙南“地下市场”买回来的,而同一批买回来的还不少。这些气瓶目前仍流通在义乌市的各个用气场所,不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但其危险程度,肯定不亚于隐形炸弹!

该公司不仅从事空分气体生产,还开发了其他类气体的生产,如溶解乙炔等,但遗憾的是,他们的溶解乙炔生产是一个典型“黑工厂”。我们在知情人带领下,在一个废弃的工厂里找到了他们生产溶解乙炔的设备。据了解,该套设备是洛阳拖拉机厂多年前淘汰掉的中压乙炔生产线,是该公司老板花了近一万元钱从洛阳买回来的。由于要躲避执法部门的检查,故这套设备已屡遭“搬迁”好多零部件、连接件、仪表等都已损毁,加上使用的又是早已报废的设备,又没有任何安全装置,所以根本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如果这样的乙炔设备还要继续“服役”,还是偷偷地,那么发生事故是迟早的事。况且,操作工人都没有任何专业知识、没经过任何培训的人员,万一出现事故苗头,他们根本不知道怎样去排除,出大事故是必然的。

但凡从事气瓶检验的人员都知道,绝大多数气瓶事故,都是由于多方面的工作失误而造成,如气瓶的设计、制造质量问题、气瓶的充装、检验环节的控制失误、气瓶的运输、贮存、使用环节出错等等,这里还包括充装单位或用户任意改变气瓶的用途等原因。我国1965年颁布的《气瓶安全监察规程》规定,盛装二氧化碳气瓶的公称工作压力为12.5MPa而2000年颁布的《气瓶安全监察规程》将二氧化碳气瓶的公称工作压力提高到了20MPa或15MPa。一些单位并没有执行此规程,有些单位执行了,但“不符合标准的气瓶最后怎么处理、有否流失到像浙南这样的地下气瓶市场上去”他们不管。我们怀疑此次义乌爆炸的气瓶就是这类气瓶,但由于没有残片证据,故不敢断定,不过,这肯定是引起气瓶爆炸的原因之一。

4、野蛮装卸

从理论上讲,野蛮装卸气瓶以及对气瓶进行撞击、摔碰、跌落等所形成的动载,会使气瓶局部产生很高的应力应变值,这种应力应变值比起由大小相等的静载所产生的应力应变值要高出很多倍,称作冲击断裂失效,其主要特征是使受动载作用的气瓶分裂成多块碎片,这是因为冲击载荷很容易引起气瓶的脆性断裂。

但是,一个合格的气瓶,具有一定的弹性应变强度和塑性变形韧性,能够承受一般的撞击和摔碰,而如果该气瓶存在以下几种问题,则就非常危险了:

(1)先天不足(即设计制造时留下缺陷),却还在使用。

(2)由于频繁、反复地充气而发生交变载荷的作用,有可能产生疲劳裂纹或瓶体中已经存在的缺陷有了发展。

(3)气瓶在运行中的冲撞、磕碰、摔跌,产生影响气瓶安全使用的缺陷,潜伏着事故隐患。

(4)由于介质对气瓶材质的腐蚀,瓶壁在逐渐地减薄,或由于应力腐蚀的作用而使气瓶材料性能发生劣化。

(5)由于气瓶壁厚过薄、温升压力的影响以及气体超装的作用,气瓶处于超载运行,因而产生了较大的塑性变形。

(6)定期检验流于形式或根本就没有进行过定检而造成超期服役或终身服役。

如果冲击对气瓶产生的弹性变形或塑性变形超过了允许的限度,这种失效称作冲击变形失效;如果气瓶承受反复冲击载荷引起疲劳裂纹的萌生和扩散而产生的失效,称作冲击疲劳失效。

气瓶的失效是复杂的,以上的失效模式会使气瓶形成各种复合的失效模式。如腐蚀疲劳失效就是腐蚀与疲劳的复合失效模式。腐蚀会加速疲劳裂纹的萌生与扩展,而疲劳也会加速腐蚀的过程,两者交替作用、互相促进,是一种更加危险的形式。

上面谈到许多理论上的东西,主要想说明一个问题,即气瓶定期检验的重要性、必要性!也就是说,气瓶定期检验是预防气瓶事故发生、保证气瓶使用的重要手段。

在此,需要说明一点,我们绝没有鼓励“野蛮装卸”的意思,而是要说明一个问题,即引发义鸟今年5月30日这起气瓶爆炸事故的原因,决不是单纯的“野蛮装卸”那么简单。

在义乌这起事故发生后,一开始有些人想把责任推到乙炔瓶上,说是乙炔瓶爆炸引起的,想把责任推给曾经去充过乙炔的某乙炔生产企业,但又拿不出任何最近去充过气的证据,自己的乙炔生产又无合法手续,无奈最后只能改口说是遇难者“野蛮装卸”引起的氧气瓶爆炸,与充装厂家无关。

事实真是这样吗?为了弄清此次事故的真相,下面我们根据了解到的情况向大家介绍一些冯××以及事发当日的情况。

冯××从2003年开始搞气瓶运输和气体零售工作,有运输、押运危化品证,这就证明他已在当地专门机构接受过专门的安全教育,应该有些气瓶安全运输方面的知识,又有三年的实践经验,也应该掌握了安全运输、装卸气瓶的技术。事发当日的气候条件前面已有阐述,不再重复。当时的实际操作环境如下:

装运气瓶的车辆一台0.8吨载重量的小型福田牌货车,车平板高度是0.8米,工地的地面是泥土地,无任何硬杂物,我们认为就算把一个氧气瓶平行从0.8米高度摔落到泥土地上,如果是一个完好的合格气瓶,也不会承受不住这点冲击。

一般情况下,一个人从车上往下卸气瓶的程序无非有两种:一种是先打开车厢板(两侧面),上到车厢上,抬起气瓶头一侧,让气瓶底先落地,再下车,把气瓶站立转运到目的地;另一种是打开后车厢板,人不上车,直接站在车后,一手扶抓瓶嘴上提,另一手扶瓶身,让气瓶下滚,在此同时,让气瓶底部先落地,手扶瓶头转运气瓶到目的地:从事故发生的情况分析,冯××是采用第一种方法卸的车,气瓶爆炸时人还在车厢上。

当然,一个人要搬运60多公斤重的气瓶,难免会“磕磕碰碰”,但这绝不属“野蛮装卸”范畴:即使有一些冲撞动作,但对一个合格气瓶来讲,也应该是无恙的;但如果是一个问题“满身”的气瓶,则这可能就是诱发事故的导火线。不过不容置疑,事故的主要责任仍应由充装单位(或说气瓶产权单位)承担。

需要说明的是,这次我们对气瓶爆炸事故的分析,不是针对某一个城市、某一个单位或某个人,而是要向大家反映一个问题,就是目前气瓶流通领域存在许多不正常现象,也是我们大家需要面对的问题,这个问题不是什么新问题,是多年以来就存在的老问题,这些年,尽管采取了许多整改措施,下了许多文件、标准、规程,但一直没有很好地得到控制,而且还有进一步恶化之势。仅浙江省,今年4、5两月就发生气瓶爆炸事故4起,死亡3人、受伤4人(官方统计数字)。人命关天、间不容发、刻不容缓!怎样才能使这类事故的发生率逐渐下降?这是我们每一个从事气体生产人员关心的问题,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三、思考问题

为什么在政府部门加大了对特种设备各方面管理,有关规定、政策、法令更加明确、完善的情况下,很多气体公司还敢明目张胆地顶风作案,而有关部门又视而不见,甚至在出了问题之后还千方百计地让事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同煤矿行业一样,尽管中央三令五申要求各地关停小煤矿,但很多地方就是顶着不执行中央的命令,导致超大型死亡事故仍在频发。还不就是一个“利”字在作怪!那么在特种设备,尤其是气瓶、压力容器方面,能逃脱这个“利”的诱惑吗?据我们了解,敢明目张胆地顶风作案的气体公司往往都有掌权者在“撑腰”,并绝非是“个别现象”。所以,相当数量的生产、充装气体的企业,在尝到了办厂难、办正规厂更难的“苦头”之后,也学会了从“正规军”转变为“杂牌军”或“地下武装”的本事,只要找到了“靠山”,成本比“正规军”就低了一大截。只要有“利”,他人的死活不关我的事!当然,从一开始就甘当“地下工厂”的企业,也为数不少,因为这样成本更低、更省事。

怎样才能杜绝或减少这种现象?我们认为,有以下几个措施可以商榷。

1、加大打击力度和惩罚力度

那些地下黑工厂(或证照不齐全的经营企业)投资都很少,有的全套设备也没有正规厂家一台设备价格高。投资几万块钱,在无任何安全保障的情况下就敢生产氧气、乙炔或其他气体。由于成本低、又不投入安全、技术费用,所以他们有能力用极低的产品价格冲击气体市场,在把市场搅得乌七八糟后,他们坐收渔利,而把各种不安全因素却全部推给用户或正规厂家。他们把从地下气瓶市场购买来的超期或报废气瓶、缺少丙酮的乙炔气瓶,通过中间商逐步转换到正规厂家(其实他们也知道气瓶的好坏,就是昧着良心干坏事),而正规厂家却成了他们(地下工厂)的气瓶义务维修站和丙酮补加站。

政府部门执行的各种检查,都是针对已取证企业的,行业有关的法律、法规对那些地下工厂却是一点约束力都没有(有时想找到他们都难)。而在举报被抓后,他们就把那些“破烂”一扔逃之夭夭,谁也奈何不了他们什么。我们认为,对这些不法经营者,仅仅靠用没收生产设施等措施来处罚力度太小,也就是说,犯罪成本低、风险小、而获利大,使许多人敢于铤而走险;如果像抓毒犯一样,抓一个罚他个倾家荡产,还连带刑事责任,看他还敢猖狂!

2、检查、监督的权利转移

在美国、德国、日本等较发达国家,都斌予行业协会管理自己行业的权利,会员单位之间互相监督、互相检查、对于那些敢于违规或违反协会章程的会员单位,协会可以给予相当严厉的经济处罚,直至开除出会(就是禁令停产);情节严重的,还要承担刑事责任,政府部门只提供法律支持,并全力合作。这样,“权、钱”交易可以相对得到控制,我们认为,这绝对是个行之有效的办法,因为相对于政府主管部门而言,行业协会无论在市场调查,专业技术掌握,行业规章制度的了解等,都要比政府主管部门细致得多,且协会领导大都来自龙头企业,行业发展得好坏,直接涉及到企业自身的利益,关心、专注度肯定会大大提高。如果各地都由协会来管理自己行业的事,相信肯定会事半功倍,其“权、钱”交易成本也会大大提高,原想“铤而走险”者肯定也会“知难而退”。

3、加快关、停、并、转速度,发挥规模效益

我们认为,目前市场上的气体销售价格(指出厂价,而非中间商销售价)与生产成本价格背离。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电石价格每吨仅为500~600元(含运费),电价一般不超过0.20元/度(生产企业电价),而国家定价氧气(6m3)出厂价在10~12元左右,乙炔每公斤15元左右。目前,电石出厂价加运费已达2500~3000元/吨,电费也平均上调了约2倍以上,但氧气销售价格(出厂价)每瓶一般仍在10元左右,乙炔价格还在15元/kg左右徘徊。这是非常不合理的。我国其他行业的商品售价,都随着商品的制造或运作成本的提高而上涨,如出租车费、客货运费、飞机的燃油附加费等。都随着油费的上涨而上调;而我们的气体行业却适得其反,不涨反跌、难道气体厂的老板都不会算成本?肯定不是。我们认为主要就是产品供过于求,企业小而多,又混入那些“黑工厂”,不公平竞争,无序竞争泛滥。这样一来,企业要保证自己能生存下去,只能把本该投入到安全生产(包括瓶检费用等)和安全管理上的费用全部省掉;或者采取降低产品质量标准、少加或不加丙酮、不开净化装置等手段来降低成本、自毁信誉。这是对安全的欠帐,更是害人害已!再不痛下决心整改,积重难返。长此以往,最后倒霉的还是企业自己。

我们认为,要彻底根除以上恶习,除了需加大以上两项整治措施的力度外,提高“行业准入标准”,倡导“企业规模效应”势在必行!

行业准入标准的提高,可让那些头脑发热的“投资者”冷静地去思考一些问题:投入的资金能否有效收回?多久收回?这是制止盲目上马的一个好办法。搞企业,就是为了赚钱。现在,很多地方一个县内就有许多家乙炔或焊割气生产企业。投入了,没有回报,只能互相“倾轧”、舍本弃安,竞要以低价相争,便宜了中间商,搅乱了市场。如果大家能和和气气地坐下来,根据当地市场的实际情况,集中各自的资金、场地、技术和人员,形成一个生产、销售联合体(选择生产能力较大的企业集中生产,关、停规模小的企业,让其转变为直销点等。据介绍,湖北省石堰市的乙炔行业已经采取了这个办法),把不合理的低价格恢复到合理价格。同时,坚持高质量和安全生产,恢复气瓶检验等必要措施,乙炔行业仍是很有发展前途的(这也不是搞垄断,但新上企业必须严格执行行业准入标准,且符合国家各项规章制度、标准等的要求)。每个地区、每个省逐步建立一些骨干企业,加上其他各项措施的落实(瓶检、淘汰不合格气瓶、配套安全附件等),像气瓶大串联、不加或少加丙酮等现象都会明显改善。当然,因关系到各自的切身利益,还有方方面面的因素,靠一种措施怕是很难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过去我们也有这方面的考验教训,但大方向肯定是朝这个方向发展,国外的许多成功经验也证明了这一点。

众所周知,要实现前面提到的几项措施困难重重,更不是在短时期内可以实现的。和谐发展还需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部门的认可和支持,但最最关键的还是自我意识的提高,我们希望大家能用发展的眼光去看问题,并齐心协力地推动着焊割气行业健康地往前发展。
本文仅供参考,不是之处欢迎批评指正
附件下载: